AngelAA爱湉花

【楼诚101】【贺周】荧惑

【楼诚101】【贺周】荧惑

说明几点:

1,原电视剧把咨询行业层级夸大了不是一点半点,但是这毕竟是同人文妾也得按着原电视剧来写,so,我只能给贺涵加了个大buff ,私设他是大大大富二代。

2,他俩滴年纪,私设是年下。

3,原电影原电视剧滴异性恋情感史存在于此文。

4,多年未动笔,技能生疏,万望海涵。

 

 

楔子

 

寸头眯了眯眼戏谑的问道:“喂!你不是上海本地人吧~”他那低沉又温柔的声音仿佛带着季风性暖湿气流的湿度,徐徐缓缓,轻轻柔柔,飘来又离去。

“啊?啊。不是本地的,不是。”贺涵轻轻的答,生怕那湿度被风吹散了。

“挺巧!我也不是上海本地人,我青岛的~”他冲着贺涵怀里抱着的鱼筐努努嘴,“和它们一个地!”

 

人和人,人和地,人和鱼,归根结底,人和心。

 

 

 

第一章老卓的日料店

 

现代都市,钢筋丛林,野兽法则。

鳞次栉比的大楼里有多少格子间有多少办公桌,就有多少青春汗水懵懂奋斗。

各行各业,各自艰辛。

高楼大厦下,不知名的小店,隐藏着不知名的高手。

误入或深交,品着自己人生那杯酒。

贺涵在咨询业斗智斗勇小半生,真朋友很多,假朋友也很多,不是朋友的更多。

围桌后,正在处理金枪鱼的老卓算他真朋友一个,而坐在他身边紧张看资料的唐晶不是朋友,他们是恋人。

短发女人,漂亮又聪明。

她是他带过的最棒的学生。

唐晶总是觉得自己还没出师,每次单独接手案子都要找贺涵取经,可贺涵哪里还有能教的啊。

“贺涵,你觉得这个案子还需要修改什么吗?”

唐晶又一次满眼期待的询问贺涵的意思,贺涵歪歪头,沉吟。

修改什么?还能修改什么?哪有什么十全十美,尽力足矣。

“啊,唐晶啊,我真觉得你做的案子Perfect!”贺涵微笑着举起酒杯和唐晶放在桌上的轻轻一碰。“预祝顺利签单~”

唐晶明亮的双眼眨了眨,里面倒映的是贺涵自信满满的笑容。

这个男人,一直这样花枝招展,恨不得招徕所有孤单的灵魂,为之照亮前路。

她心里想着,眼中淡淡光华,继而失落的慢慢黯淡。

美人浅笑,盼君解忧。

君却不知忧从何来。

她拿起酒杯礼貌回敬。

 

 

“我说,你俩来我这儿是吃饭呢?还是上班?”老卓端着刚刚后切的金枪鱼打趣儿的瞟了眼贺涵和唐晶 “吃饭呢就快来尝尝,这可是今天冷链直达的蓝鳍金枪鱼。但如果来这上班,我可不收你俩。”

贺涵接过老卓手里的碟子,皱眉,“诶啊~怎么就不收我俩?”

“我俩无趣呗~”唐晶率先夹了最肥美的那块进自己盘子,末了还不忘顺手牵走贺涵手边的柠檬片。

“看看人家美女说的多中肯!”老卓在一旁竖起大拇指附和着。

“我无趣?”贺涵摊着手表示不解。

“不是你无趣,是我俩无趣。”唐晶抬起头,也学着贺涵的样儿,歪歪头,笑容精致,无懈可击。

贺涵愣了一秒,继而舒展开眉头,勾起嘴角。

他想在自己心里,早就哈哈笑起了,笑得眼纹都皱起,笑得失了风度。

但明面上,依旧是正襟危坐的贺公子,夹上一筷子鱼肉,蘸着芥末一口吃下,够呛够味,够刺激,却怯于表露。

我们这些人接受的教育就是含蓄,克制自己。

不能想要什么就要什么,不够多食,不可多食。

 

 

“我说老卓啊,你那有好酒就别藏着了,这给拿来的都是兑了水的吧~”

听了贺涵这话,老卓抬手作势要打“你这人,真记仇,说你一句就要咬我一口?”

可真朋友,不都是打打闹闹成的真朋友吗?

贺涵少有的不正经,在唐晶看来,是她这个女友所罕见的他的真性情。

老卓从厨房拿来一个大瓶子,满身花纹,一看就是日本货。

“来来来~可别说我小气,这可是私藏。”

倒了三小杯,老卓自顾自拿了一杯,嗅着,啧啧赞叹。

贺涵递给唐晶一杯,示意她尝尝。

唐晶是不好酒的,所以她不认为这杯和刚刚那杯,乃至从前来这里喝过的那些杯有何不同。

但对于好酒的老卓和贺涵,这每一杯都是不同的。

把酒言欢,快意人生。

她大概知道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贺涵是多么有趣,但却很难融进这份有趣。

他俩无趣,却各自有趣。

相似的灵魂,只能如此。

 

 

“呦~还是走私货啊!”喝了几杯酒,兴致高起的贺涵醉了。

拿着老卓的独家私藏,看万花筒似的仔仔细细看了个够,“怎么,这比正规进口的正宗啊~”

“肯定啊,贺涵你忘记了我们公司之前接的那个案子,就是进口商来咨询铺货率。”

“啧~”贺涵少有的冲唐晶做了个鬼脸,“真是不可爱。现在记着客户做什么,应该想着怎么弄到这酒,”

被用不可爱攻击了的唐晶有些懵,可爱这个词,从来不是她的,所以不可爱不是正常吗?

难道你就可爱了?

不过双颊酡红的‘可爱’贺公子贼兮兮的笑着“不然老卓这瓶送我?”

“……去你大爷的!”

眼看心头好被人觊觎,老卓急了一把夺回贺涵手里的酒瓶,塞起瓶塞,往身后藏。

“你想要,等我给送货的联系,他每月去一趟日本,都是走货,要啥都带。”

“代购?”贺涵眯着眼回味着“这酒不像普通代购能买到的货啊……”

“不是不是,走的大货轮。”

唐晶眼珠一转,撞了把贺涵的胳膊,深深看了他一眼。

老卓瞧瞧贺涵又瞧瞧唐晶,一拍脑袋,懂了,连连摆手。

“是走私但是不走赃不走毒。”

“那赚什么?”唐晶很是好奇,探索未知的精神力一直是她的优点。

她疑惑着,这年头代购不违法可走私违法,就带些日用品,图什么?

“就养家糊口?”

“还有份情义吧~”

醉醺醺的贺涵,托着腮喃喃说道。

唐晶翻了个大白眼给他,“行了行了!贺大公子,你这是贵人不懂人间凄苦。”

贺涵无视白眼,摇头晃脑感叹“你我同在人间,我怎能不懂凄苦?”

“好了好了喝了点酒就成哲学家了呢!什么臭毛病!”

老卓拍拍贺涵的肩膀,醉鬼笑得满脸褶子。

子非鱼,子非我。

我们谁不是那条鱼那个人,在找寻,在人间。